MLD

努力成为最喜欢的人

© MLD

Powered by LOFTER

《我的奴仆 是不死的》【双飞组】AU Chapter. 1

脑洞源于梨十一太太画的一组双飞同人图,配文是:无论是死是活,你都得跟我走。第一次写文也不知道能不能把这个故事说好,非常感谢太太的支持(飙泪打call)!!!


插图:@梨十一 
CP:恶灵魔鹰法拉 X 窈窕女巫安吉拉
配角:安娜(本篇占戏份很多而且以后还会写到)
警告:安吉拉私设严重,属于中立偏恶角色,可能引起不适请慎入。
背景:故事发生在北欧,法拉保护着被各国追捕的安娜四处逃亡,终于在一次捕捉行动中身受重伤。安娜无法凭借一己之力治愈法拉,看着沉默咬牙隐忍痛楚眉头却拧成一团直到昏迷都无法舒展的女儿,无奈的她想到了最后一个办法……
——————————————————————



「叩叩——」
常年被及膝深的积雪覆盖着的人迹罕至的森林里,藏匿着一座黑色的古堡,漆黑的石壁和纯白的积雪在茫茫夜色中仿佛也快融为一体,笼罩在这阴森的城堡之外。安娜提着马灯走下雪橇,看着已经面无血色奄奄一息的法拉,犹豫了最后一秒,她还是叩响了厚重木门上的铁环。


「吱呀——」古堡的城门仿佛被这两声久违的叩门声唤醒,挪动着庞大的身躯向两位客人敞开了。随着城门的开启,进入城堡的甬道两侧石壁上的蜡烛逐个点亮,为来人稍微照亮了前路。“果然还是老样子,净喜欢耍这些唬人的小把戏。”安娜嗤之以鼻,返回雪橇车边小心地将法拉搀扶下来,半背着她进入了城堡。


「喀嗒——喀嗒——」腿脚不便的安娜,背负着昏迷的法拉一步步走入城堡深处,深邃又昏暗的甬道仿佛一张大口,绵延无尽的黑暗将两人的身影吞噬殆尽。肩膀上感受到一股温热的湿度,法拉伤口流出的血液已经渗透了两人厚实的衣物,"法芮尔……"安娜只能更加焦急地加快了步伐。


终于,在仿佛走过了半个世纪之久的时候,两人来到了第二扇大门前,安娜快步上前一把推开,却发现门后面是一条旋转楼梯,一层层石阶沿着圆柱形的石壁向上无尽延伸仿佛是在挑衅来者:是男人就上一百层!被气到太阳穴直跳的安娜忍无可忍地大吼:"安吉拉!恶作剧也请你适可而止一点!现在可不是万圣节!"


……「嘭!」随着一声气体爆破的声响,幻象解除,眼前的场景瞬间变换,原来她们已经位于城堡的正厅。"呵,果然老人家就是这么不懂情趣,真是扫兴~"城堡的主人窈窕女巫坐在一把魔法扫帚上翩然降临在两位不速之客的眼前,带着玩世不恭的表情饶有兴味地看着满脸怒容的老友。


"这是什么风把我们这位周游世界的大忙人给吹来了~还带着一个……小伤包?"女巫的视线转向昏迷中的女孩,有着和安娜一样的棕色皮肤,晦暗的年轻面孔被垂下来的黑发挡了个七七八八,只露出紧锁的眉头和密长的睫毛。"这是我的女儿法芮尔,为了保护我她受了重伤,我的生物药剂无法活化她的伤口,对方可能使用了具有抗药物治疗的毒性武器……"安娜简要扼要地解释道。


"所以呢?我还以为我的老朋友是来找我叙旧的~原来是无事不登三宝殿啊,呵……"女巫无情地打断了老友的话语,对于旧友的女儿舍身救母的举动似乎无动于衷,想要拿一些无关紧要的说辞搪塞过去,目光却始终在女孩的身上流连。


"安吉拉"沉痛的唤声从安娜干涩的喉咙里挤了出来,"求你……"女巫睁大了冰蓝色的眼睛看着面前仿佛一瞬间苍老的女人,眼角带着得逞的恶意眨了眨,歪头轻笑道:"呵呵~我没听错吧?你会求我?曾经号称拥有最强生物科学治疗技术的你,会求我这么一个只会耍小把戏唬人的女巫?这真是我今年听过最好笑的笑话了!哈哈哈哈——"


安娜在女巫张狂的笑声中难堪地低垂了头,声音发哑地继续恳求道:"只要你能救她,我愿意答应你的任何要求……"这一句话几乎是主动递上了与魔鬼签订的契约,安娜痛苦地闭上双眼。"哦?任何要求?"女巫眯起了双眼,似乎非常满意对方低头示弱的模样,不饶人似地开口追问。"是的,任何……"安娜感受着肩膀上越来越扩大面积的湿热,仓皇而郑重地掷下了承诺。


"那么……我就接受你的请求,我会尽我一切能力治疗她。虽然不能保证她能完好如初,但起码,我可以保证她不死。""但是……"安娜试图再争取一下。"诶~先别急着讨价还价,我还没有说出我的条件呢,你就这么确定你能接受么?"女巫摇了摇手指,示意不想被打断。安娜看着女巫脸上乎明乎暗的神色猜不出这个女人到底在打什么鬼主意,但背上越来越沉的重量告诉她,法拉的时间不多了,只好继续听女巫道出她的条件。"这才对嘛,她已经半个身子掉进地狱里了,如果你真想救她就乖乖听我说完。"


面容姣好的女巫顿了顿,冰蓝色眸中闪过妖异的光芒,嘴角上扬了一个带点恶意的弧度说道:"我要你,永远离开你的女儿。治疗她无论成败,她都将永远成为我的奴仆,我会消除她脑海里所有关于你的记忆,让她成为我最忠心的手下,一生只听令于我!"


-TBC.

评论(5)
热度(42)
  1. 秋酿MLD 转载了此文字
2017-10-17